豌豆粒儿溜溜圆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19-08-28 10:57)  来源: 兰州日报  作者: 赵智远

  □赵智远

  豌豆是故乡的重要农作物之一。

  春天,播种豌豆的前几日,父亲把豆种从仓里拿出来,让母亲过一遍筛子,把不太饱满和破碎的籽粒剔除干净,然后把选出的豆种摊开在太阳下,进行一次“日光浴”。第二天,父亲把那些豆种均匀地撒播在湿气蒙蒙的黄土地里,再经翻犁覆土。种在地下萌发了,要不了多少日子,豆苗就顶着两片叶子出土了。

  满地的豌豆苗,在父亲的精心侍弄呵护下,待到五月间,那豌豆角儿便会在粉红色的豌豆花中生长出来。当豆角儿还瘪浅的像“狗趾甲”时,我和小朋友们就谋算着去豆地里尝鲜。大约到了五月末,豆粒儿渐渐长大、长圆,这当儿,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。农村有民谣云:“青豆角儿,不算粮,过来过去摘着尝。”孩子们总是偷偷摸摸地趴在豆地里,采摘那嫩闪闪、鲜灵灵的豌豆角儿,生吃。像给小鱼开肠破肚——用拇指在豆荚肚皮上一挤,“啪”地一声,豆荚裂成两半儿,搭上嘴,用门牙捋出青豆籽,放开嘴巴咀嚼。只觉得味儿津津甜甜,满口留香。那豆皮儿也舍不得扔,将豆荚末梢往前一折,用食指和拇指轻轻往前推,豆荚的韧皮就被完整地脱了下来,赶忙又把翠绿鲜嫩的外皮塞进嘴巴,又是一阵大嚼大咽。这叫吃“打板儿”。

  六月,熏风阵阵,豌豆荚儿长得憋鼓鼓、胖墩墩地,外皮儿青中透白。这时,再也不能生吃了。孩子们唱着“热风吹,爬北坡,娃娃上山摘豆角。半背篼,煮一锅。你一碗,我一碗,留下一碗敬老汉......”的儿歌,提篮子、背背篼,兴高采烈地到地里采摘老豌豆角。母亲将摘回来的豆角,连皮倒进大铁锅,添两大碗水,把锅盖盖得严严实实,开始生火烧煮。约半小时,水煮干了,豌豆角就煮好了。全家老小,每人挖上一碗,各个吃得津津有味。全家人吃着、说着、笑着,一派和和美美的农家天伦之乐景象。

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  南风徐徐吹来,吹得豌豆蔓上的叶子黄了,豆荚里的豆子也由绿变青。提起豆秧,那豆角儿像铃铛一样“擦啦啦”作响。庄稼人拿上镰刀,到地里,把豆秧从根部割断,连荚带蔓就手一卷,顶端一拧,一个豆篓篓就立在了地里。

  豆篓篓在地里晾晒风干,运到打麦场上摊开,套上骡子拽着石磙一圈圈打碾。我已经等不及了,从豆秸下扒拉出一碗刚碾下的豌豆,拿回家用开水泡一阵,放进锅里一炒,炒熟的软豌豆,沙沙甜甜,装进口袋,边吃边玩,悠哉乐哉。吃够了,拿出一截一头密封,在前段打了小孔的竹管,把一粒豌豆放在小孔上,将竹管未封口的一端衔进嘴里,轻悠悠地往里面吹气,那粒豌豆便在离竹管两三厘米的地方,随着气流的冲力,悠悠地跳动、旋转起来。我慢慢停止吹气,那颗豌豆便轻轻落回竹管的小孔上。我的小玩意,引来一群小朋友们的关注、羡慕的目光……

  久违了,家乡的豌豆。如今想品尝它的香甜或畅开吃个肚儿圆,只有在梦中!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北京赛车怎么玩 智慧彩票投注开户 98彩票网 海南4+1玩法 pk10规则 新疆喜乐彩注册 博乐彩票 广西快3走势 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 湖北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