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寄一篮雪花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19-12-25 10:43)  来源: 兰州日报  作者: 刘彦林

  □刘彦林

  “家乡下雪了吗?”刚过农历的小雪节气,远在长沙上学的女儿就会询问。我知道,位于岳麓山下校园里的女儿,又想念北方的家了。女儿的这种问题,是从三年前她到达江南一隅的那个冬天开始的。

  雪是大自然的精灵,更是上苍给大西北的馈赠。每临冬季万木萧瑟、草本枯萎时节,总会有一场场的雪从浩渺和遥远的星空飘洒而下,轻盈而妙曼,纯洁而素雅,把冷峭和灰暗的北国疆域装扮成粉妆玉砌的世界。那银白的色彩,那灵动的开放,总是胜过尘世间最娇艳的花朵——不仅装点村落房舍,还美化山野河川;不仅让草木更换上了新装,还给万里江山镀上多彩。在广袤辽阔的土地上,雪花不仅把连绵不绝的群山变成狂舞的银蛇,还把迂回环绕细如丝带的公路河流幻化成系在层峦叠嶂间的银带。作为北方人,怎能没有对雪花情有独钟的爱怜和痴迷呢?

  每一次雪花绽放,每一朵瑞雪莅临,都是北方人的节日。此前,每个人的心中都期盼着一场雪如约而来,像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那样在胸中积攒着激越和颂词,此前的期盼,这时变成喜不自禁的撒欢和嬉闹。女孩子更喜欢抓一把干净的雪,让目光读取最纯粹的心语,让味蕾领略冰凉的滋味,让脸颊触摸清爽的白皙,都能从不同的角度领略到雪花的美。男孩子的方式要粗犷得多,要么从团雪球和打雪仗的豪情中消除烦愁,要么从堆雪人和踩车辙的行为中彰显创意,要么从滑雪橇和滑冰的刺激中拾撷被课堂抑制了的天真。啊,雪天的美像一种地域性很强的基因,已经根植于每位北方人的血液和灵魂中了。女儿的成长历程中,自然也领受了北国之雪的美,她怎能不对家乡的雪充满惦记呢?

  在秋雁南归的嘶鸣声声入耳的日子里,北方大地上的草木把光鲜和靓丽的衣装珍藏起来,更换上以枯黄为底红叶点染为图案的长衫。而“露从今夜白”,是北国进入冬天的序曲。入冬后,从北方吹来的风开始孕育雪的赛事。而地处水乡的江南,草木还是那样葳蕤丰茂,花草依然毫不顾忌地绽放和溢香。即使是北方的河流封冻、山色萧然和寒风凛冽,南方依然保持着初衷不改的娇美与秀色。女儿不止一次地诉说过,本该想着有雪花飞舞和飘扬的情景出现,而最终只能让雪花怒放在怀念里。第一个冬天过去,她没有在南方的校园里等到所期盼的雪——一场久盼不止的雪,让她的思念更加葱茏。第二个冬天还是在她的等待中,让一个满以为可以圆满的夙愿熔铸成一个巨大的问号——雪啊,什么时候会在长沙的校园里出现呢?

  随着等待雪花开放的心愿一次次落空,她只好一次次地对家乡的雪寄托更多的遐想。我能做的,就是每一次家乡下雪,我都会从不同的角度拍摄许多雪景照片发给女儿,女儿会从那些照片中想象出雪花纷纷扬扬的情景,也能从她的记忆中辨认出是哪个地方的雪景。去年,妻子知晓女儿对雪的那种深情,时不时地会把下雪的视频发给女儿。女儿看到后,回复的总是惊叹和羡慕的表情。家乡下雪了,北方下雪了,她的惊喜溢于言表。可是,她却不能置身银装素裹的世界感受下雪的情态和雪后玩雪的欢乐。虽然她没有抱怨过什么,但我能体味到她的遗憾。当然,是她不能和雪亲密接触的怅惘。

  今年进入冬季后,女儿又开始询问:“爸爸,家乡的第一场雪下了吗?”过了不久,又会旧话重提。我的回答没能如她所愿。今冬干旱,下雪也成了奢侈的事情,给盼雪的人徒留下越来越多的喟叹。虽然新疆、西藏、青海等地下雪的消息在微信圈出现了好多次,可是家乡的雪总是不肯前来。在等雪的日子里,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让女儿的期盼变成现实。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过,要是雪花仙子是我家的亲戚该多好,让她趁着玉帝出游的夜晚偷偷给人间撒下雪的花瓣,让雪花借助风的托举和牵引抵达金徽大地,然而,我怎么会高攀上这个亲戚啊?在没有下雪的日子里,唯有等待……

  尽管网络的快速发展,让距离上的万水千山变成了近在咫尺的风景。看看网络,不就可以弥补看不到雪花的失落吗?可是,网络上的雪再美,毕竟不是女儿等待的雪——没有家乡的元素,没有亲情的味道,没有心愿的蕴藏,根本不是女儿所需要的雪。只有家乡的雪,只有通过父母传递的雪,才是饱含着人间至情的礼物呀!女儿所期待的,正是这种能获取到家乡信息,能了解到亲人生活乐趣,附带亲情味道和气息的雪!对一场雪的渴望几乎穿越了漫长的冬天,我担心要是雪再不降临,春天一到,它就会成为一个空白。小寒前一天,天气突然骤冷,先是有兰州下雪的消息,后是看到邻县下雪的图片,连家乡北边的小镇都有雪花飞舞,小城还是一切如旧,让人怀疑雪在半途走丢了。一整天,我的心情很灰暗:没有雪,怎么给女儿一个惊喜呢?

  第二天起床,却看到窗外被雪覆盖的情景——终于下雪了!要是能看着雪花一点点涂染出一个素洁的世界,或者聆听着雪花簌簌打开自己的声音该是多么妙不可言的事啊。这场并不大的雪,让家乡多了一些生动。“还不快去给女儿拍摄一些雪景的图片和视频?”妻子提醒我。我赶忙走出屋子。我要把家乡下雪的消息快一点告诉女儿,让她在欣赏一幅幅家乡雪景的过程中安抚对家乡的思念:金徽大道边的竹林和树丛,吴山的古城墙和吴玠墓前的苍松翠柏,州主山栖凤阁的飞檐翘角和梅园的奇石,泰湖公园的湖心亭等处,都是女儿熟悉的地方,这里的雪景自然不可或缺。尽管不能去拍三滩冰瀑、游龙雪松、青泥雪海,还是从朋友圈选取了有代表性的图片。我把这种方式当作对女儿的爱,而女儿看到一幅幅家乡雪景图片时的一声“哇塞”,就是对我最好的嘉奖!能为女儿做点事,是每个父母终身乐意为之的幸福!

  我一直在想,要是给女儿寄一篮雪花,那才是让人兴奋不已的事。物流事业发达的今天,还没有人开展快递雪花的业务。那么,就让我幻化成亲情的白鸽,用翠竹编制的竹篮盛载一篮北国之雪,赶在黎明前送达遥远的长沙,让女儿尽情地享受与雪花亲密接触的欢愉!我更喜欢听女儿看到一篮来自家乡的雪花出现在眼前的那声惊呼,因为那一篮雪花有亲情的味道,更有家乡泥土的清芬!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北京赛车pk10玩法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玩法 pk10玩法 北京赛车pk10玩法 极速3分彩平台 pk10规则 智慧彩票投注 pk10规则 北京赛车pk10玩法